這裡是痞客來的羽風緋飄ヾ(*´∀`*)ノ
我們一起振興一八旗(๑•̀ᄇ•́)و ✧
維克多是男神ヾ(*´∀`*)ノ
艾斯也是男神ヾ(*´∀`*)ノ
不成材的文手一枚,努力增进自己中。
https://docs.google.com/forms/d/e/1FAIpQLSeHWlT3hiOJUqXUqEjza91kz4ryLSJ3TDFl6nozrTeHKkModQ/viewform

【老九門/一八】地下鐵的算命仙 03.

應昊茗生日快樂啊啊啊啊啊o(*///▽///*)q

03-1.

 

「啟山啊你在幹嘛,還好人家尹姑娘不介意,只當你心情不好,不然你要錯過一段因緣了啊。」美婦人恨鐵不成鋼的對著抱著皮卡丘娃娃回來的張啟山說。

「妳怎麼知道姑娘姓尹,怎麼知道姑娘不在意?」張啟山用著犀利的目光看著自家娘,他記得他才剛回來,還什麼都沒說,再來在他從地下鐵回來的時間裡,他娘是能知道什麼。

「當、當然是你家下屬告訴我的!」美婦人理直氣壯的說,只是仔細觀察的話會發現她的肩膀不自覺的縮了一下,像是心虛了一樣。

「我不可能不知道有人在跟蹤我,說實話。」張啟山說這話的同時把娃娃擺好,自個兒做到沙發上,翹著腳由下往上看著還站著的娘親。

「尤其是我的屬下,我更不可能不知道他們在我附近,再來我家屬下也不會聽妳的。」

被他像是用審视的目光看著的美婦人立馬不滿了起來,跺腳說:「啟山我是你娘你怎麼能這樣對你娘!」

「實話。」不為所動。

被他看得毛骨悚然再也忍不住的美婦人咬了咬下唇,腳也不跺了。

「唉別看了我說行了吧兒砸,是那個八爺告訴我的,連你命定之人今天會出現都告訴我了。」手機拿起點開對話內容給對方看。

往上滑對話內容,張啟山覺得他娘果然聯合外人坑他。

他就知道上次被放鴿子是故意的。

 

世上最美的少婦:大仙你明天在嗎(*≧∇≦*)

地下鐵的算命仙:唉,不在耶,怎麼了嗎(´・ω・`)

世上最美的少婦:我差遣我兒去那,我騙他說我跟你有約了,不去不行,他是遵守約定的人,一定會去,但你明天不在,咋辦?

地下鐵的算命仙:不然,我在攤位上擺個「攤主外出飯,下次挑個良辰吉日再來吧」的牌子?

世上最美的少婦:好啊好啊就這麼辦,頗有大仙的意境d(`・∀・)b

 

「那個我可以解釋!」連忙出聲,美婦人說:「兒啊,你娘我這不是關心則亂嗎,你都幾歲了啊你說!」

「才三十。」

「什麼叫才三十歲,你娘我二十幾就生下你了好不好,而你居然三十歲連個伴也

沒也怎麼叫人不擔心!」

「沒有寫命定之人姓尹。」張啟山滑完對話內容,連今天聊的都仔仔細細的看過了,就是沒有提到對方叫什麼。

那既然是這樣,他就能鐵定他娘沒說實話。

看著自家兒子的眼神,知道對方不逼問出實話不罷休,嘆了口氣說:「唉呀我怎麼就養了你這白眼狼呢!就我今天有跟尹姑娘聊過天,知道今天只有她預約,而八爺大仙說今天會出現你的命定之人,不是她還有誰!」

所以對方才會連女方的八字都不拿就斷定是他的命定之人?

這樣會不會太隨便了一點,說好的極準算命呢?

雖然佛爺是不信怪力亂神,但他對於廣告就要實在很執著,不管他在他眼裡是不是由怪力亂神所組成的算命攤,反正他打出極準的廣告就是要實在,不然佛爺會不爽,尤其是扯到他身上的時候。

「命定之人嘛……」

他可是一點感覺也沒有呢,況且他今天遇到的可不只是尹姑娘而已,不知道八爺是不是忘記了還有他自己呢。

「兒砸你這樣笑很恐怖啊你想幹嘛,不會是要對尹姑娘不利吧!」顯然的他娘有點被害妄想症。

「不會。」

「那你這麼笑要幹嘛!」

「沒什麼,只是需要求證而已。」

回應了他娘之後,啟山抬起腳步離開了才沒回多久的家。

 To be continued

雖然是寫完了,但我想我應該不會繼續放了吧(๑•̀ㅁ•́ฅ)
本來就是以試閱的目的去放的,接下來的都在本子裡吧(雖然本子應該很薄〒▽〒)
什麼也沒想就報了CWT-T18,上了也只能出,雖然在灣家這坑的人很少〒▽〒(印調沒人理啊哈哈(╥╯^╰╥)
隨便啦,年少總要輕狂幾次(つд⊂)
只是有點對不起在這看文的人,不會在這看到後續了▄█▀█●
雖然我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看啦啊哈哈〒▽〒

评论
热度(26)

© 曲兮散兮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