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裡是痞客來的羽風緋飄ヾ(*´∀`*)ノ
我們一起振興一八旗(๑•̀ᄇ•́)و ✧
維克多是男神ヾ(*´∀`*)ノ
艾斯也是男神ヾ(*´∀`*)ノ
不成材的文手一枚,努力增进自己中。
https://docs.google.com/forms/d/e/1FAIpQLSeHWlT3hiOJUqXUqEjza91kz4ryLSJ3TDFl6nozrTeHKkModQ/viewform

【老九門/一八】隨性的迷你小短篇

OOC
假如佛爺是大野狼,八爺是小紅帽

第一天

「小紅帽啊,你把這拿去給森林的奶奶好不?」
身為小紅帽的八爺掐指一算,對著向他說話的人搖了搖頭,「今日乃大凶,不宜出門的。」

第二天

「小紅帽今天………」
「今天也不宜出門,大凶啊。」早算完結果的八爺,對著說話者搖了搖手。

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亦都是和上述差不多的對話,直到第七天

「小紅帽……」
「今日大凶……」
「我知道又不宜出門了,是吧。」那人翻了翻白眼,好幾日不宜出門他都會背了。
「不是,是今日不宜在家。」八爺小紅帽拿起放在桌上的竹籃,穿好鞋子,對著那人笑了笑,打開門,「呃……」
站在門外的,是身為大野狼的佛爺。

【老九門/一八】地下鐵的算命仙 03.

應昊茗生日快樂啊啊啊啊啊o(*///▽///*)q

03-1.

 

「啟山啊你在幹嘛,還好人家尹姑娘不介意,只當你心情不好,不然你要錯過一段因緣了啊。」美婦人恨鐵不成鋼的對著抱著皮卡丘娃娃回來的張啟山說。

「妳怎麼知道姑娘姓尹,怎麼知道姑娘不在意?」張啟山用著犀利的目光看著自家娘,他記得他才剛回來,還什麼都沒說,再來在他從地下鐵回來的時間裡,他娘是能知道什麼。

「當、當然是你家下屬告訴我的!」美婦人理直氣壯的說,只是仔細觀察的話會發現她的肩膀不自覺的縮了一下,像是心虛了一樣。

「我不可能不知道有人在跟蹤我,說實話。」張啟山說這話的同時把娃娃擺好,自個兒做到沙發上,翹著腳...

【老九門/一八】地下鐵的算命仙 02.

02-3

冷漠卻充滿自信是尹新月對佛爺第一個印象,第二印象是或許是個浪漫又悶燒的人,在八爺說佛爺手上的娃娃是為她夾的時候她就這麼覺得了。
走到佛爺身旁,尹新月笑著伸出手,「初次見面,我是伊新月,新月飯店的創辦者。」
「張啟山。」把娃娃夾在腋下,禮貌性的伸出手來握著對方,隨即放下。
好簡略,稍微抽動臉頰,尹新月想若不是早就聽過對方佛爺的名號,她怕是無法從名字中知道他是誰。
對於現在的她來說,知道對方是誰很重要,她的事業正在起飛,應理來說找對象什麼的不急,但她父母急,為了讓父母安心她就應命來了。
然後她想既然來了,也要找那就要找條件極好的,能幫助她事業的,若是不行,即使算出是命定之人也不要了,但好在沒有出...

【老九門/一八】地下鐵的算命仙 02.

02-2

雖然說作罷,但佛爺覺得若是對方再帶他去夾娃娃機之類的地方,他的拳頭還是會喀喀作響把對方給揍了,太浪費時間了。
還好,八爺這次把他帶的是目的地算命攤。
沒有那張隨便亂擺的紙滿,奇怪的字眼,佛爺覺得今天的算命攤順眼多了,至少比較像那堪稱地下鐵奇蹟的卜卦攤。
只是似乎有人比他們還要早先到。
長相清麗,留有妹妹頭,綁著包頭的女子安靜的坐在卜卦攤上等著攤主的到來。
八爺連忙過去,問:「等多久了?」
「不久。」女子甜甜的一笑。
「那就好,不然我可愧疚了,讓個女孩兒的等這麼久。」八爺輕輕的拍拍胸膛,做出鬆了口氣的模樣。
「不會的。」女子搖頭,要對方放心。
「既然不會的話,那就直接進入正題吧,姑娘妳是來算姻緣的吧。...

【老九門/一八】地下鐵的算命仙 02.

02-1.

佛爺本來以為對方會拉他去昨天被放鴿子的算命攤,連八爺都說先去他的店了,怎麼會不是去那裡了。
因此,對方拉他到地下街Y區某個夾娃娃機攤時,張啟山是很疑惑的,尤其是八爺從那身馬褂裡拿出十塊錢,作勢要投進去夾娃娃的時候。
「不是要去算命攤?」
「命運的安排,卦象的顯示。」八爺只回答佛爺十個字就把錢投進去夾娃娃。
然後,沒多久那嘴巴說「命運的安排,卦象顯示據」的傢伙夾中了寶可夢的皮卡丘娃娃。
佛爺很不明白,眼前那真的是他娘說算命總說不清楚,卻異常神準的小哥?那個其他人說很可靠的小哥?
「好了。」把夾到的皮卡丘娃娃塞進佛爺的懷裡,八爺早張啟山一步離開夾娃娃機攤說:「我們可以走了。」
「剛剛在幹嘛?」佛爺...

【老九門/一八】地下鐵的算命仙 01.

01-2.


昨天撲了空,張啟山其實今天就不怎麼願意來,若不是他娘一哭二鬧三上吊,死活要他再來的話,他壓根兒就沒有再去那攤算命的打算。

他不想找伴,對他來說找伴,更何況是算命這種怪力亂神的方式找伴的時間,他還不如巡視地盤。

再來,他不怎麼信算命的,對他來說算命說的話就跟騙子是沒倆樣的,套他家兄弟二月紅的話來說就是神棍,雖然那兄弟後來也信神棍就是了。

「先生,能問個路嗎?」帶著圓框眼鏡,笑到露出虎牙給人親近給的青年拍著張啟山的肩膀。

張啟山停下腳步,看著對方什麼也沒回應,對方也不在意似的繼續開口。

「先生能告訴我那馳名外縣市的長沙第一神算攤在哪嗎?」

「我都不知道長沙第一神算是個...

【老九門/一八】地下鐵的算命仙 01.

*再提醒一次,此長沙非彼長沙


01-1.


長沙地下鐵是個有如台北火車站的地方,它路之廣,四通八達的連接許多地方,因此是個熱鬧之地,而熱鬧必有商機,地鐵地下街就由之產生。

雖然是這麼說,但起初也只有幾個固定攤位在擺,沒什麼競爭,是後來才熱鬧到每天每天都有競爭的地步,若是爭不過也只有淘汰的份。

在這種環境下,能從最初稱到現今的寥寥無幾,其中剩下的攤位裡最廣為人知,也最讓人驚訝的莫過於Y區插著卜卦旗的小小算命攤。

攤主是個戴副圓框眼鏡,笑起來可以看見虎牙,怪可愛,每每都擄獲婆婆媽媽的心的俊小哥。

當然他可不是只有面皮這優點,若真的是,這豈不是說明其他被競爭掉的攤主都太...

【老九門/一八】地下鐵的算命仙

*整個算是架空的世界吧,所以此長沙非彼長沙喔


00.


「啟山啊你什麼時候才要找對象啊,媽媽不在乎是男是女,只是要你有個伴怎麼這麼難啊!」有些年紀,但臉保持極好的美婦人,皺起眉對和她有幾分相似的青年抱怨。

「不用。」對於美婦人,自己的母親,張啟山也只是冷冷的回應,好似不干自己的事。

見對方的反應,美婦人也不怎麼在意,好像習慣被兒子冷處理似的,完全沒有任何失落或不滿,反而繼續說:「就知道你會這麼說,所以媽媽我早就有準備了!」手伸進衣服口袋拿出兩張照片,攤在對方面前。

一張照片是名與張啟山差不多年紀的男子,另一張是算命攤,美婦人來回指著照片說:「這是我去打聽,據說算得極...

【YOI /維勇維】迷你小段子

「曾為你活過的生命,與你共存才有意義。」撥了撥對方沒修減而掩蓋到雙眸的髮絲,維克多深情的望著勇利。
摸著對方向自己伸過來的手,勇利問:「怎麼突然講情話?」
「前天看到一篇文,它說情話是增進情侶感情的小秘方,尤其是在要啪啪啪的時候。」
維克多最後一句是在勇利的耳邊說,溫潤的濕氣吐在耳邊,惹得勇利耳朵都紅了。

【YOI維勇維】小段子

*OCC,慎入
*一直都認為維克多是神奇的人,所以每次寫他,他都很神奇

“勇利~要和我一起去釣魚嗎?”赤裸上半身的維克多一手拿釣竿,一手拿釣魚用的冰箱,笑得對勇利發出邀請。
“為什麼這麼突然?”不是才剛比賽完?
“因為我看了老人與海。”
“蛤?”
“所以我激起了釣魚的熱情!”維克多放下手中的魚竿、冰箱,走到勇利面前,從口袋裡拿出早先放進去的地圖,指著用紅筆大大圈起來的地方,笑道:“要來嗎?”
勇利一看,不免瞪大雙眼,“維克多那裡可是北極啊!”
維克多一臉疑惑的看著勇利,似乎不覺得有什麼不妥。
不愧是戰鬥民族,勇利想。
“不來嗎?”維克多見勇利沒回答,略顯失望的說:“真的,不來?”手還有一下沒一下的摸著自己練得...

1 / 2

© 曲兮散兮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