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裡是痞客來的羽風緋飄ヾ(*´∀`*)ノ
我們一起振興一八旗(๑•̀ᄇ•́)و ✧
維克多是男神ヾ(*´∀`*)ノ
艾斯也是男神ヾ(*´∀`*)ノ
不成材的文手一枚,努力增进自己中。
https://docs.google.com/forms/d/e/1FAIpQLSeHWlT3hiOJUqXUqEjza91kz4ryLSJ3TDFl6nozrTeHKkModQ/viewform

【老九門/一八】地下鐵的算命仙 02.

02-2

雖然說作罷,但佛爺覺得若是對方再帶他去夾娃娃機之類的地方,他的拳頭還是會喀喀作響把對方給揍了,太浪費時間了。
還好,八爺這次把他帶的是目的地算命攤。
沒有那張隨便亂擺的紙滿,奇怪的字眼,佛爺覺得今天的算命攤順眼多了,至少比較像那堪稱地下鐵奇蹟的卜卦攤。
只是似乎有人比他們還要早先到。
長相清麗,留有妹妹頭,綁著包頭的女子安靜的坐在卜卦攤上等著攤主的到來。
八爺連忙過去,問:「等多久了?」
「不久。」女子甜甜的一笑。
「那就好,不然我可愧疚了,讓個女孩兒的等這麼久。」八爺輕輕的拍拍胸膛,做出鬆了口氣的模樣。
「不會的。」女子搖頭,要對方放心。
「既然不會的話,那就直接進入正題吧,姑娘妳是來算姻緣的吧。...

【老九門/一八】地下鐵的算命仙 02.

02-1.

佛爺本來以為對方會拉他去昨天被放鴿子的算命攤,連八爺都說先去他的店了,怎麼會不是去那裡了。
因此,對方拉他到地下街Y區某個夾娃娃機攤時,張啟山是很疑惑的,尤其是八爺從那身馬褂裡拿出十塊錢,作勢要投進去夾娃娃的時候。
「不是要去算命攤?」
「命運的安排,卦象的顯示。」八爺只回答佛爺十個字就把錢投進去夾娃娃。
然後,沒多久那嘴巴說「命運的安排,卦象顯示據」的傢伙夾中了寶可夢的皮卡丘娃娃。
佛爺很不明白,眼前那真的是他娘說算命總說不清楚,卻異常神準的小哥?那個其他人說很可靠的小哥?
「好了。」把夾到的皮卡丘娃娃塞進佛爺的懷裡,八爺早張啟山一步離開夾娃娃機攤說:「我們可以走了。」
「剛剛在幹嘛?」佛爺...

【老九門/一八】地下鐵的算命仙 01.

01-2.


昨天撲了空,張啟山其實今天就不怎麼願意來,若不是他娘一哭二鬧三上吊,死活要他再來的話,他壓根兒就沒有再去那攤算命的打算。

他不想找伴,對他來說找伴,更何況是算命這種怪力亂神的方式找伴的時間,他還不如巡視地盤。

再來,他不怎麼信算命的,對他來說算命說的話就跟騙子是沒倆樣的,套他家兄弟二月紅的話來說就是神棍,雖然那兄弟後來也信神棍就是了。

「先生,能問個路嗎?」帶著圓框眼鏡,笑到露出虎牙給人親近給的青年拍著張啟山的肩膀。

張啟山停下腳步,看著對方什麼也沒回應,對方也不在意似的繼續開口。

「先生能告訴我那馳名外縣市的長沙第一神算攤在哪嗎?」

「我都不知道長沙第一神算是個...

【老九門/一八】地下鐵的算命仙 01.

*再提醒一次,此長沙非彼長沙


01-1.


長沙地下鐵是個有如台北火車站的地方,它路之廣,四通八達的連接許多地方,因此是個熱鬧之地,而熱鬧必有商機,地鐵地下街就由之產生。

雖然是這麼說,但起初也只有幾個固定攤位在擺,沒什麼競爭,是後來才熱鬧到每天每天都有競爭的地步,若是爭不過也只有淘汰的份。

在這種環境下,能從最初稱到現今的寥寥無幾,其中剩下的攤位裡最廣為人知,也最讓人驚訝的莫過於Y區插著卜卦旗的小小算命攤。

攤主是個戴副圓框眼鏡,笑起來可以看見虎牙,怪可愛,每每都擄獲婆婆媽媽的心的俊小哥。

當然他可不是只有面皮這優點,若真的是,這豈不是說明其他被競爭掉的攤主都太...

【老九門/一八】地下鐵的算命仙

*整個算是架空的世界吧,所以此長沙非彼長沙喔


00.


「啟山啊你什麼時候才要找對象啊,媽媽不在乎是男是女,只是要你有個伴怎麼這麼難啊!」有些年紀,但臉保持極好的美婦人,皺起眉對和她有幾分相似的青年抱怨。

「不用。」對於美婦人,自己的母親,張啟山也只是冷冷的回應,好似不干自己的事。

見對方的反應,美婦人也不怎麼在意,好像習慣被兒子冷處理似的,完全沒有任何失落或不滿,反而繼續說:「就知道你會這麼說,所以媽媽我早就有準備了!」手伸進衣服口袋拿出兩張照片,攤在對方面前。

一張照片是名與張啟山差不多年紀的男子,另一張是算命攤,美婦人來回指著照片說:「這是我去打聽,據說算得極...

【YOI /維勇維】迷你小段子

「曾為你活過的生命,與你共存才有意義。」撥了撥對方沒修減而掩蓋到雙眸的髮絲,維克多深情的望著勇利。
摸著對方向自己伸過來的手,勇利問:「怎麼突然講情話?」
「前天看到一篇文,它說情話是增進情侶感情的小秘方,尤其是在要啪啪啪的時候。」
維克多最後一句是在勇利的耳邊說,溫潤的濕氣吐在耳邊,惹得勇利耳朵都紅了。

【YOI維勇維】小段子

*OCC,慎入
*一直都認為維克多是神奇的人,所以每次寫他,他都很神奇

“勇利~要和我一起去釣魚嗎?”赤裸上半身的維克多一手拿釣竿,一手拿釣魚用的冰箱,笑得對勇利發出邀請。
“為什麼這麼突然?”不是才剛比賽完?
“因為我看了老人與海。”
“蛤?”
“所以我激起了釣魚的熱情!”維克多放下手中的魚竿、冰箱,走到勇利面前,從口袋裡拿出早先放進去的地圖,指著用紅筆大大圈起來的地方,笑道:“要來嗎?”
勇利一看,不免瞪大雙眼,“維克多那裡可是北極啊!”
維克多一臉疑惑的看著勇利,似乎不覺得有什麼不妥。
不愧是戰鬥民族,勇利想。
“不來嗎?”維克多見勇利沒回答,略顯失望的說:“真的,不來?”手還有一下沒一下的摸著自己練得...

【YOI勇維】一些小段子

*OOC,不喜慎入


【勇維】關於身高


“勇利,大家說矮攻也是很萌的。”

“什麼?”對於突然語出驚人的維克多,腦波頻率完全跟不上的勇利只能怔怔的看著他。

“就是啊勇利,你約會可以不用特地穿增高鞋的意思。”維克多指著鞋櫃那些內有玄機,幾乎每次他們去約會勇利都會穿上的鞋子。

勇利: (つд⊂)


【勇維】關於流行


“勇利,據說現在制服誘惑很熱門呢!”維克多笑著回應勇利,雖然勇利什麼也沒問,但臉上的表情太明顯了啊!

瞠大了雙眼,嘴巴微開,似乎被嚇傻的勇利真是太可愛了啊,維克多想。

“那、那也不用穿女高中生制服啊……”勇利怔怔的開口。

只見維克多一手放在制服的...

【特传】大会竞赛

脑袋想跟写出来是两码子事啊,一整个新产物的感觉

-----------------


褚冥漾现在很想转身就逃,不然学学莱恩就地消失也行,反正就是不要待在这众目睽睽的竞赛场啊。

“褚,你想消失我可以帮你。”冰炎露出如可怕加了好几倍的美丽恶鬼微笑,手指咯咯作响到让场内的褚冥漾都能一清二楚的听到。

褚冥漾连忙摇头,膝盖想也知道学长的帮忙就是把你啪滋掉,送去狮子头那。

“知道就好,不过输了一样……”冰炎对场内褚冥漾做出抹脖子的动作,那凶狠的劲就好像能和一头地狱猎犬干完架又去单挑恐龙。

知道知道你一样会把我啪滋掉顺便喂龙对不对,但是说实话,学长这要赢太难了啦!...

【特传】毕业(冰漾或漾冰)

最近校园里多了点鲜艳的红色,不知董事们今年怎么的,毕业季前找来许多凤凰木种在校园,并且一改校园里舒适的气候,让校园吹起风,有时像狮子吼叫般的强风,有时又像小猫喵喵叫般的弱风。

树上的凤凰花便随着那强弱不定的风摇晃摆动,亦或是掉落。

然后,当如小火苗般的艳红色燃烧至各处,各处开始传唱喜悦又掺杂不舍情绪的歌声时,属于Atlantis学院的毕业季便开始了。

同时,毕业季的开始代表着冰炎回千年前的日子在倒数,只要当毕业季一结束,冰炎就得回去。

于是为了留下回忆,冰炎办了宴会,时间就在毕业季的最后一天。

--

 宴会举办地在校园外,为了方便到达,冰炎给了会参加的人一张移动符...

© 曲兮散兮 | Powered by LOFTER